初中丧父辍学卖手机,一个优等生从搬砖变成“世界砌筑之王”

2021-11-13 08:25网易教育综合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2017年,广州市建筑工程职业学校,工程测量专业的几个班炸了锅。

学生们听说要选拔参加世界技能大赛的队员,三个微信群的二维码刚发出去就被加满了。

陈子烽请室友帮忙拉一下,好不容易挤进了群,当时群里已经有100来号人。很快群里来了通知:明天下午放学后,请所有同学到操场集合。

第二天操场上那个场面实在太壮观了,黑瘦的陈子烽数不清到底去了多少人。

等所有人签到完毕,老师才终于布置起任务:请所有同学按顺序把屋里的那些砖全部搬到操场上来。

一听说是搬砖,有不少学生当场就找理由溜了,那天下午搬完所有的砖,只剩了五十来个人,陈子烽是其中一个。

当然陈子烽也没想到,就这些大大小小的砖头,他围着转了整整一个学期,最后只剩下两个人。

剩者为王。

1

陈子烽1998年出生在汕头市潮阳区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务农,家里还有一个哥哥。

据陈子烽回忆,他小时候最大的特点就是很乖,很听大人话,是班里的优等生:

上小学那会儿,每次放学一回家,陈子烽就自己搬出小桌子开始写作业,三年级之前他一直是全年级前两名。

后来陈子烽因为贪玩,有一段时间成绩掉得很厉害,甚至最擅长的数学都出现了不及格,那时的陈子烽一度靠瞒着爸妈混日子。

直到六年级,数学老师换成了邻居家一个姐姐,陈子烽才知道成绩的事可能瞒不住了。收心之后的陈子烽很快又把数学提升到了接近满分的水平,连同语文和英语成绩也上去了。

然而致命的打击出现在初二下学期——陈子烽的父亲因病去世。自那以后,陈子烽变得沉默寡言,再也找不到任何学习的动力。

以他初三时的成绩,重点高中肯定考不上了,读镇上的高中也需要很多钱,一想到家里还得找亲戚借钱,陈子烽横下一条心,“妈,我不读了,我出去打工”。

15岁的陈子烽在邻居的介绍下到了深圳华强北,当了个手机维修的学徒。因为是学手艺为主,陈子烽基本上拿不到什么钱,三个月之后他又去宝安区跟着邻居卖手机。

手机生意折腾了一年多,陈子烽发现自己实在不是这块料,他也第一次感觉到能当个学生在学校里读书,其实真的挺好。

亲戚们都知道陈子烽从小数学好,推荐他去学工程测量专业,2016年秋天,陈子烽终于重回校园——广州市建筑工程职业学校。

18岁还没到的陈子烽其实不知道这个专业是干啥的,只听说以后是要在工地上干活。

陈子烽倒没有想太多,在深圳呆过几年之后,他比从前更珍惜听课的机会,更重要的是,生活终归要继续,在社会上闯荡的这些日子,陈子烽逐渐从丧父之痛中走了出来。

陈子烽每堂课都听的特别认真,他尤其喜欢力学课,因为这门课的东西和以前的数学课差不多。力学课的老师也敏锐的发现了陈子烽,第一个学期之后,属于陈子烽的转机出现了。

陈子烽只知道几个月后有一个全国的测量大赛,和他一同准备比赛的是几个2015级的师兄。

2017年的儿童节,陈子烽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离开广东省,第一次去到外地参加比赛。陈子烽在南京拿到了一等奖,论成绩,他是一等奖里的第一名。

那个比赛叫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陈子烽参加的是中职组工程测量项目,这是国内中职行业的最高荣誉。

2

载誉归来,陈子烽的生活和之前没什么两样,还是照常的认真上课。

直到那年的10月下旬,一个大新闻让学校沸腾了:陈子烽的师兄梁智滨夺得了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砌筑项目的冠军。

如果不是这个消息,陈子烽都不知道还有砌筑这么个项目。在网上查了选手的比赛作品之后,陈子烽倒是有些好奇:这些各式各样的图案是怎么用砖给砌出来的?

有同校金牌选手的鼓舞,很多学生都对接下来第45届的选拔赛很有兴致。当时全校学生有三个项目可以报名,分别是砌筑、瓷砖贴面、抹灰与隔墙系统,教练组询问有没有测量专业的学生想试试砌筑,老师第一个想起了拿过测量一等奖的陈子烽。

直到此时此刻,学测量的陈子烽与砌筑这个项目还是零接触。

陈子烽倒是想得简单,反正技多不压身,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老师一定会去报名,然而接下来发生的,就是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陈子烽与砌筑的第一天接触,真的只有搬砖。

第二天,操场上只来了60多个人,教练将这些人分成了两批开始训练,拿了世赛金牌的梁智滨开始给大家演示铲灰、铺灰、带灰等基本动作。

从未碰过砂浆的陈子烽正式从零开始,然而等到自己动手他才真正意识到砌筑这个活儿远比想象中难:

比如师兄做起来简单流畅的铲灰和铺灰,一块砖放上去,讲究的是“四周饱满中间空”,如果铲得太多,灰浆铺在砖上就显得太厚,如果铲少了,又铺不满。

最初的几个星期,除了搬砖和搅砂的时间,陈子烽每天至少要花六七个小时埋头砌砖,一周只有星期天这一天可以休息。

根据教练的安排,这批学生每一两周就要用淘汰赛的方式淘汰掉一批,每到比赛前的那个晚上,陈子烽总是拿着设计图纸反复琢磨,一方面要记住关键尺寸,一方面也为第二天的比赛做些计划。

在经过整整一个学期的训练和9轮淘汰赛之后,当初的60多名学生剩下了2个,陈子烽顺利拿到了世赛广东省选拔赛的入场券。

省赛,发着烧的陈子烽带病拿下第一;国赛,23名选手,比赛3天,每天5个小时,陈子烽拿到第二名。

尽管第二名已经足够入围集训队,但陈子烽对这个成绩并不满意,因为最后的世赛入场券,只有集训队里的第一名能拿到。

陈子烽清楚的记得最后那场队内5进1的决战,当试题图纸发到手的那个瞬间,自己真的傻眼了:总用量将近700块砖,其中还有差不多500块砖是需要切的,整个作品需要在22个小时内完成。

每次这样的比赛,陈子烽都吃不下饭,而这次决战前,陈子烽在队内成绩只是排名第三,他需要用最后这道700块砖的大题完成逆转。

比赛成绩没有第一时间公布,陈子烽回到学校一边照常训练一边等通知。

没几天,好消息来了,世赛唯一的那张入场券,是陈子烽的。

3

世赛这个“砌筑”比赛,和我们一般人理解的垒墙不同,考核分为3-5个板块:

从搬砖开始(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教练组安排所有人练习搬砖),到识图、放样、切割、立皮数杆(皮数杆是一种砌筑工具)、抄平放线,再到铲灰、铺灰、调整、勾缝、清洁,共计十多道工序。

选手最终砌筑出的墙,无论从水平还是垂直的角度测量,误差都不能超过1毫米,同时在清洁度和艺术美观性上,也要达到裁判组的标准。

“砌筑这个项目没有什么绝招,只能苦练和学习,比如你要沿着线切,另一只手要抓稳,要用力,不然表面会切成锯齿状。”

为了达到世赛的要求,陈子烽把他砌过的每一块砖都当做最后的打分点,因为常年在砂浆里泡、砖头上磨,那双干裂到脱过无数层皮的手已经对疼痛不那么敏感了。

在冲刺世赛的训练阶段,因为对精确度的要求一再提升,陈子烽越来越意识到数学能帮上大忙:比如顺着“砌几层之后勾缝最快”这种问题,陈子烽不断精简自己的整套动作,每一个模块、每一个动作的用时都要做到心中有数。

2019年8月,陈子烽随代表团来到第45届世赛举办地喀山,开幕式过后,砌筑项目的试题揭开:600块砖,要砌出中空、中心对称等各种形态共计5面墙,总时长还是在集训队选拔赛体验过的22小时。

比赛第一天,8点15分发出图纸,9点15分选手进入比赛工位,也就是说,陈子烽需要在这一个小时之内分析图纸,制定比赛策略。9点30分,比赛正式开始,陈子烽首日发挥稳健。

然而第二天意外发生了:本来就不习惯在比赛日吃饭的陈子烽,出现了体力不支的状况(每块砖3kg重,对选手的体力也是极大的考验),导致这一天的比赛用时比计划足足多了半个小时。

如果按照这个节奏,陈子烽肯定无法完成比赛。重压之下,陈子烽在第三天果断调整计划,他将砌砖速度发挥到了极限:据官方计算的数据,陈子烽在这一天以每48秒一块砖的平均速度,砌了150块砖!

待到比赛结束,陈子烽的黑色工装裤上满是泥土,但就在他身边一片整洁的地面上,立着5面缝隙均匀、造型别致的艺术墙……

最终评审给了陈子烽的作品一致好评,他也为中国代表团卫冕了砌筑项目的这块金牌。

如今,陈子烽与师兄梁智滨组成了本校豪华的“双金牌教练组”,他们正带领学生冲击明年在上海举行的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陈子烽(左)与师兄梁智滨

身份的转变让陈子烽感觉责任更重了:“滨哥以前指导我夺冠,现在我们搭档,会有一些压力,就是要拿出更好的成绩,教出比我们还厉害的学生。”

陈子烽还特别提到了几个训练细节:现在砌筑项目的训练,几乎都是用的环保材料,许多都是可以重复利用的,另外每个参与集训的选手,每天由国家补贴1000元的集训开销。

“国家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政策上也很鼓励工匠的产生,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技能同样可以改变命运。”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公众号:教育最优解。

教育也许永远没有最优解,但教育从业者们一直在寻找最优解的路上。我们愿与关注教育的人们同行,我们只呈现关于教育的思考和真相。】

作者:duni

(责任编辑:石玥_NS3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