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秀停办三年,曾揭露丑闻的Bella Hadid回归“天使”?维密真的变了?

2021-12-08 22:30潮人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上一次看维密内衣秀感受年底的快乐,竟然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

用羽毛和闪片堆砌出来的维密内衣秀,被誉为“内衣奥斯卡”,一张Victoria‘s Secret内衣秀门票,可以被炒至六位数。

2005年那场Russian Baby是许多人的入坑秀,2013年的英伦入侵和2018的Golden Angel,两场超模云集堪称“诸神时代”。再加上贾老板,火星哥,魔力红,Rihanna、Justin Bieber、Talyor Swift、盆栽哥等众星留下的超燃现场,至今在快餐店、精酿吧里循环播放。

卡神、吉娘娘、大KK、老米、Hadid姐妹、肯豆。。。。。。作为超模的孕育地,许多新生模特把出现在维秘秀场作为时尚圈的入场券,穿上那件每年花上百、甚至上千万制作的,镶满珠宝的Fantasy Bra,更是殊荣。

没想到,2018年成为了维多利亚“最后的”秘密。由于收视率和销量大跌,2019年维密大秀停办,一则写着“The Perfect Body”的广告让维密陷入身材歧视的风波。

维密没有意识到“今天少吃一口肉,明天维密我走秀”的时代已经结束,女性开始告别身材焦虑,关爱自己,取悦自己。暗喻“以瘦为美”的维密与如今“自信且自由”为生活信仰的时代,早已脱轨。

在内衣大秀取消后,许多模特都公开表示,维密曾用不健康的方式让她们极速瘦身。

维密天使的标准是,身高1.76-1.80米,腰围60.9厘米,体重41-55公斤,因为还要背着20斤左右的天使翅膀,所以不能光瘦,还需要体脂低于18%。模特的内卷当然不止于此,当达到这些数据时,屁屁有“酒窝”,腹肌马甲线都成为了隐藏标准。

油管上至今还风靡着“维密天使原始人减肥法”,看得见的自律下是看不见的压榨。

许多维密天使都患有轻度或严重的进食障碍,多年来处于极度焦虑状态,只好靠药物入眠,靠注射孕激素稳定女性内分泌,只是为了保持在标准线内不丢掉工作。

到2020年,维密高管性丑闻、歧视女性事件传出,更是让维密跌落神坛。

《纽约时报》采访了30位维密模特和内部工作人员,一篇名为《“天使”在地狱:维秘深陷丑闻》的报道,揭露了公司内部“厌女、骚扰、霸凌”维多利亚“真正的”秘密。

Victoria‘s Secret母公司L Brands的创办人兼执行长Leslie Wexner,和71岁的前营销总监Ed Razek,被指控私下性骚扰模特,公开场合言语羞辱模特,还要求大秀后拍裸照。这是比起“身材歧视”、“压榨”、“守旧”更为严重的罪名。

在这100名的“模特联盟”中,就有为维密走过三年内衣秀的Bella Hadid,她曾在接受内衣尺寸测量时被Ed Razek言语羞辱。

Bella还说,穿着维密内衣不觉得自己性感,反而在Rihanna的Fenty秀上,她感受到了内衣带来的女性力量。

路人缘耗尽,丑闻缠身,让维密销量再次下滑,加上疫情缘故,2020年,维密英国分部破产并关闭了250家美国和加拿大分店,卖内衣为主业的“性感神话”竟然需要靠着化妆品、香水打折来抵消亏损。

一个内衣帝国的没落让内衣界重新洗牌,Rihanna的Savage Fenty成功,似乎也印证着女生们不再需要“维密”美学了。

但在近日,Bella Hadid决定要回归这个曾受到过骚扰和不尊重的地方,难道还是吃回头草最香?

Bella Hadid说,维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现加入了维密全新组织VS COLLECTIVE,在上个月,模特Hailey Bieber也成为了新成员,拍摄了Holiday内衣系列,是海莉的第一次维密大片。

VS COLLECTIVE是维密转型倡导女性力量的新尝试,代言人有LGBT+人群,有大码女性,有模特、记者、平权活动家、演员、运动员,她们来自不同国籍,有着不同肤色、年纪、身材、样貌。。。。。。但相同的是,她们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

曾经的维密,被认为充满男性凝视。创始人不但是男性,连建立内衣帝国的初衷,也是为了让男人进内衣店感到有兴趣且不尴尬。

早期广告中甚至写着“让男人愿意买给女人的内衣”,内衣大秀和广告大片始终承载着“内衣是穿给别人看的”视角,可当代女性怎么还会为此买单?

而现在,维密终于承认自己在女性经济崛起的时代晚了一步,玩了二十多年的“性感”,终于在品牌策略上做出改变了。

被指控和涉及丑闻的高管全部退下火线,女性高层取而代之,品牌首席执行官Martin Waters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需要停止关注男性想要什么,而是关注女性想要什么。”因为穿内衣,可以仅仅是一种自我欣赏。

曾经维密门店都采用神秘昏暗色彩的色调诠释女性闺房,橱窗里的人台模特胸部大小是清一色的32B,声称不会庆祝母亲节,且不会推出孕妇内衣。

而如今,维密门店变得光亮,尺码增加至5XL,在母亲节时也会宣传活动,找孕妇模特推出了哺乳内衣系列。

这也是Bella Hadid愿意重回维密的原因,即使维密改变得太晚,但Bella认为现在维密让她找回了“她”的力量。更具体的原因是:“我可以拒绝任何我不想做的事情,不必暴露我不想裸露的身体部位”。

维密在早前也宣布,大家最期待的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时尚秀也会以全新的面貌在2022年回归,目前不断壮大的VS COLLECTIVE有了Hailey Bieber和Bella Hadid流量模特的加入,若不是打着“她”经济口号的旧瓶装新酒,全新的维密Power十分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