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青海首富取保候审,藏格矿业56亿卖股还债

2021-12-15 19:17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昔日青海首富取保候审,藏格矿业56亿卖股还债

来源:时代周报

新沙鸿运二度出现在藏格矿业股权交易中,或不失为一个信号:背后的沙钢集团是否有意投资?

在经历退市风险、实控人被逮捕等系列波折后,藏格矿业开始着手处理负债问题。

12月14日晚间,藏格矿业(000408.SZ)公告称,由于控股股东藏格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永鸿实业在国信证券的股票质押合约已到期待购回,公司决定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违约处置。

时代财经注意到,本次协议转让交易方为新沙鸿运、青出于蓝两家公司,藏格矿业股东方拟以21.96元/股价格转让总计2.58亿股股份,转让总价款约56.65亿元,用于偿还此前与国信证券质押融资的债务。

12月15日下午,藏格矿业相关人士也回应时代财经称,“这笔协议转让,后续如果顺利过户的话,公司跟国信证券的负债就可以处理完成,(负债)这方面基本上没有太大的负担了。”

令投资者“兴奋”的是,新沙鸿运二度出现在上市公司股权交易中,或不失为一个信号:背后的沙钢集团是否有意投资?

但这一消息对二级市场来说似乎不构成“利好”。截至12月15日收盘,藏格矿业收跌3.14%,报34.22元/股,总市值674.45亿元。

沙钢集团旗下公司成第二大股东

藏格矿业这笔协议转让,缘于其控股股东藏格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永鸿实业在国信证券的股票质押合约到期待购回,于是公司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违约处置。

具体来看,藏格集团拟向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新沙鸿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新沙鸿运”)转让其持有的公司约1.29亿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6.52%)、向宁波青出于蓝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青出于蓝”)转让其持有的公司约4425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25%),永鸿实业拟向新沙鸿运转让其持有的公司8511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4.32%)。

时代财经注意到,早在今年10月左右,新沙鸿运便以竞拍人身份取得藏格矿业8100万股股份,除去回购注销部分外,其持股比例约为2.41%。

公开资料显示,新沙鸿运成立于2016年,主要从事投资管理、资产管理、投资咨询等业务,其控股股东为江苏沙钢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穿透后由沙钢集团实控。

“(转让后)新沙鸿运是第二大股东,不排除后续通过其他方式增持或买入的可能,但这部分股权目前还没有过户,所以无法确定。”藏格矿业相关人士12月15日下午告诉时代财经。

12月15日盘后,藏格矿业披露了本次协议转让后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目前新沙鸿运持有藏格矿业2871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4.57%,为公司第二大股东;青出于蓝持有公司4425万股股份,占总股本2.25%。一致行动人沙钢集团持股数19.2万股,持股比例0.01%;一致行动人锦程沙洲持股数量35.91万股,持股比例0.02%。

藏格矿业同时称,新沙鸿运及其一致行动人不排除未来12个月内增持或减持其拥有的上市公司股份的可能。

在新沙鸿运与青出于蓝两家公司股东中,有一名共同的自然人沈文荣,他正是沙钢集团的董事长、总裁及党委书记。也即意味着,这次转让完成后,沙钢集团直接或间接持有藏格矿业股权达到16.82%。

沙钢集团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电炉钢和优特钢生产基地,同时是江苏省最大的企业集团、全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曾多年入选世界500强企业。

今年以来,沙钢系在资本领域动作频频。5月13日晚,安阳钢铁公告称,沙钢集团拟参与其控股股东安钢集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双方已签订混改意向协议书。若沙钢集团成功控股安钢集团,则有望成为国内仅次于中国宝武的第二大钢企。不过,近期安阳钢铁在互动平台表示,混改时间、进度存在不确定性。

而关于藏格矿业与国信证券的相关业务要追溯要2016年,当时藏格集团、永鸿实业与国信证券签订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以其所持部分股票进行质押融资,上述股票质押业务本该在2019年到期回购,但到期后未按时足额归还借款本息,构成违约。

时代财经获悉,藏格集团与永鸿实业两年间共质押给国金证券5.1亿股股份,合计本金达到37亿元。不过历时两年,除本金利息外,不排除增加一定的债权费用。

“这笔协议转让,后续如果顺利过户的话,公司跟国信证券的负债就可以处理完成”,前述藏格矿业相关人士表示,“(负债)这方面基本上没有太大的负担了。”

不过该人士同时强调,“目前只是跟这两家公司谈得比较好,先签订一个协议,之后还要经过资金、(股份)解除质押、过户等一系列手续,时间跨度预计比较长,所以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值得关注的是,永鸿实业所持有的藏格矿业部分股份将于12月23日在淘宝司法拍卖网进行拍卖,此前已多次流拍。

(来源:淘宝司法拍卖网)

青海首富仍在取保候审

目前来看,藏格矿业尽管在债务问题上跨出了一大步,但公司实控人的情况仍不明朗。

“现在还是取保候审状态,我们这边也没有得到消息。”针对实控人肖永明此前8月份被法院采取取保候审一事,前述藏格矿业人士告诉时代财经。

因涉嫌非法采矿罪,肖永明在今年2月被批准逮捕,此前已被青海省公安厅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而早在去年9月,因涉嫌信披违规,当时还“披星戴帽”的*ST藏格控股股东及实控人肖永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现年57岁的肖永明,年轻时依靠钾肥生产发家致富,曾被称为“钾肥大王”,这也是藏格矿业的初始主业。

藏格控股在2016年借壳金源谷上市后,肖永明身价大增,并以265亿元财富位列当年《胡润百富榜》第64位。2018年,肖永明家族财富缩至180亿元,但仍位列当年《胡润百富榜》第187名,为青海首富。

据时代财经了解,藏格矿业在2017年左右进军新能源领域,并在察尔汗盐湖建设年产2万吨的碳酸锂项目,其一期工程已建成投产。从成果来看,该公司2020年碳酸锂产量为4429.83吨,营收6354万元,不过占当期营收比仅有3.34%。

与其他锂矿企业不同的是,藏格矿业本身并没有锂矿资源,而是以生产氯化钾过程中排放的废卤为原料,进行碳酸锂的提取。

“卤水提锂在技术上和盐湖提锂是一样的,只是(卤水)产量相对较低”,前述藏格矿业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预计今年(碳酸锂)产量在8000吨左右,明年可以达到1万吨。”

12月8日,藏格控股变更证券简称为“藏格矿业”,意在将公司主营业务向矿业倾斜。除碳酸锂业务外,藏格矿业目前还涉足铜业,持有巨龙铜矿30.78%股权,不过后者尚未建成投产,去年净利润亏损近6亿元。

(来源:藏格矿业2020年财报截图)

今年以来,藏格矿业实现业绩扭转,并于5月份“摘帽”。5月11日至12月15日区间内,藏格矿业股价涨幅达到142.18%。截至今年9月末,股东户数为4.6万户。